轉貼自 http://china.sina.com.tw/ent/m/c/2005-01-11/1419625920.html
(原文由中國電影報娛樂週刊提供轉載請注明出處)

專訪劉鎮偉:大話西游之一零二回葡萄傳奇

關於劉鎮偉,有一些謎團一直困繞著我們。比如為什麼學美術的他會走上電影這條路?為什麼他會跟王家衛成為死黨?為什麼他總是隱姓埋名去搞一些戲?《大話西遊》到底是周星馳還是他先想到的?特異功能?穿越時空?……

  從新浪潮到王家衛

  年輕時的劉鎮偉在英國讀了四年美術,回到香港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對設計工毫無興趣,於是毅然放棄學以致用的道路,加入到一家財務公司。不久他成為該公司負責電影的製片經理。當時他所參與(策劃或監制)的影片有《邊緣人》、《凶榜》、《殺出西營盤》、《烈火青春》等,對香港電影略知一二的人一定會倒吸一口涼氣,因為這幾部片全都是香港新浪潮的代表作。

  “其實我對電影感興趣從小時候就開始了,當時我媽幾乎每晚都會帶我去看電影。那時的電影現在被稱為粵語殘片。”所以當劉鎮偉參與到電影的製作中時,就像是挖到了寶一樣。

  可是這個公司卻在1985年不幸倒閉了。“公司倒閉之後,我離開電影圈大概有一年的時間,後來覺得自己還是離不開電影。”但是有哪家電影公司願意請一個倒閉的前電影公司的人來做經理呢?於是劉鎮偉選擇了做編劇這條路。

  想像力極其豐富的劉鎮偉做起編劇來,並沒有理想中那麼順。在最潦倒的時候,他遇到了另一個剛被炒了魷魚的編劇:王家衛。兩個懷才不遇的傢伙一見投緣:“為什麼我們兩人這麼強卻出不了頭?”他倆嗟嘆命運不濟,更多的是相互安慰和鼓勵。

  那個時候他們每天去不同的電影公司講故事,功夫不負苦心人,終於有一天,他們同時向對方報喜:因為各自分別接到了自己獨立執導的第一部戲。

  不久,劉鎮偉的《猛鬼差館》(1987年,王家衛也有參與編劇和監制)和王家衛的《旺角卡門》(1988年)均大獲成功。從此他倆朝著各自的方向不斷前進。(劉鎮偉和王家衛當年開玩笑相約用《猛鬼差館》裏的人物名“技安”和“金麥基”作為自己將來成名後編劇的筆名,劉鎮偉後來果然兌現承諾,可王家衛卻死也不肯用金麥基這個爛俗的名字。)

  “很多人奇怪我們為什麼會成為死黨,我們兩人一個拿獎,一個拿獎金,這樣天下無雙的組合走到一起,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?”劉鎮偉說。

  從賭聖到九二黑玫瑰

  不過“拿獎金的”並沒有“拿獎的”那位幸運,“拿獎的”很快就可以隨心所欲拍自己想拍的片子。那個時候劉鎮偉的鬼片在東南亞非常賣座,每當他想去拍一些別的題材,那些老闆就從座椅上彈起來:“不要。劉鎮偉,拍鬼片!”

 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1989年,他剛監制了周星馳主演的《望夫成龍》(這是周星馳第一部票房過千萬的電影)。那時王晶的《賭神》大殺四方,吳思遠認為趁此機會可以撈上一票,便決定用劉鎮偉加周星馳搞一部賭片。可是周星馳那副死樣子怎麼看都沒有周潤發那種派頭。當時內地正流行關於“特異功能”的話題,劉鎮偉便靈機一動:“一個小人物怎樣才能成為有說服力的大英雄?我認為‘特異功能’是逃避現實最好的辦法。”

  正如大家後來所知,《賭聖》(1990年)破了香港的票房記錄,周星馳從此走紅。

  “我和周星馳當時得知這個票房,兩個人都傻掉了。完全沒想到會達到這樣的效果。”劉鎮偉說,“後來我與他分析,找到一個共同點:原來兩個人從小都很喜歡看粵語殘片。我的喜劇邏輯比較天馬行空,他的演繹方法也很越軌,所以我們碰在一起,後來被人叫做‘無厘頭’。”

  “拍完賭聖,接下來又是《賭霸》、賭什麼,我很不想再去重複。我寫了一個劇本拿給嘉禾看,他們都笑我,連劉德華他們天幕公司都不要。後來我拿了劇本到一家很小很小的公司,我把自己人工減掉一大部分,求老闆讓我拍這個戲。那個老闆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:‘劉鎮偉,你現在拿的人工那麼高,為什麼跑到我公司來,只有很少的製作費你也做?’”
  “因為……我喜歡。”

  這部答案為“我喜歡”的片子叫做《九二黑玫瑰對黑玫瑰》,劉鎮偉在片中傾注了自己對粵語殘片的喜愛之情,而這部令當時所有電影人大跌眼鏡的片子後來不但拿到了不少獎,更創下了香港至今為止上映時間最長的記錄── 168天,直到現在香港都仍有人在唱那部片裏的歌《舊歡如夢》。

  “我覺得粵語殘片裏那個年代的人比較純真,這讓我很懷念。”除了“黑玫瑰”系列,最為大家熟悉的粵語殘片橋段出現在後來的《東成西就》中。(但事實上,劉鎮偉在拍《猛鬼差館》時就用到了粵語殘片中的橋段,“黑玫瑰”之後更是屢試不爽。)

  《東成西就》與《大話西遊》

  “黑玫瑰之後,本來是講好我是要拍《東邪西毒》第二集的,後來王家衛那邊出了點狀況:一個月之前他在拍洪七公打來打去,一個月過去之後洪七公還在那裏打,投資方就不幹了。王家衛來找我說他的片趕不上賀歲了,要我趕一部來賀歲。我說你第一集都沒拍完,我第二集怎麼拍?他說:不要了,搞笑就好。”

  “所以,原本我要拍的那部(《東邪西毒》第二集)不是這樣子的(《東成西就》)。但是呢,後來它就變成了這樣,為什麼它會是這樣呢?因為……我喜歡。”

  那部戲劉鎮偉是拍得蠻開心的,但演員就比較痛苦。他們白天在這邊《東成西就》像神經病一樣耍寶,晚上到那邊《東邪西毒》就得像死掉了老爸一樣苦著個臉,所以你就不用奇怪“大海無量”常常會失靈的三公主,為什麼會分不清自己是慕容嫣還是慕容燕了,因為那個時候他們已經精神分裂了(這兩部片是同時套拍出來的,但呈現出來的效果大相徑庭,卻都成為是兩位導演各自的代表作)。

  在拍了《花旗少林》、《都市情緣》等幾部賣座片之後,劉鎮偉終於邁出了他個人的一大步,這就是《大話西遊》。

  “當時我把這個故事講給周星馳聽,他足足對著我看了三分鐘,好像在看一個外星人。”可是劉鎮偉對他說:“如果你老是拍一些沒有深度的喜劇,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的演員。如果你可以感動得了觀眾,那就不同……”周星馳被打動了,於是那個史無前例的孫悟空誕生了。這部《大話西遊》不但是周星馳的轉折點,也是劉鎮偉的轉折點──這麼一出感人的悲劇,但卻被他用喜劇的方法表現出來。

  從退出江湖到“無限復活”

  “像我這樣的中年人老是覺得前半生做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夠好,做愛人做得不夠好,做朋友做得不夠好……如果可以超越時空,重新給你一個機會,會不會做好一點?”

  “後來拍《無限復活》,是把我在《大話西遊》裏還沒有想通的問題給解決掉。用月光寶盒和回頭石讓人在時空裏穿來穿去,無非是想講一個關於尋回自己良心的故事。現在的人是迷失了,那就找一個月光寶盒,去尋回他們的良心,尋回他們的真,尋回他們失去的所有該珍惜的東西。”

  這樣一個寓意,卻讓劉鎮偉感覺到自己對妻子虧欠了很多很多。拍完《大話西遊》之後,他漸漸萌生去意,終於在1998年編完《超時空要愛》之後決定淡出影壇,回到溫哥華做他的全職丈夫和全職爸爸。

  再出來便已經是2002年的賀歲片《天下無雙》了:“因為實在很難拒絕王家衛這個‘無賴’。”劉鎮偉一臉無辜。

  拍完這部戲,他發表聲明再次退出。直到周星馳為了《功夫》而三番兩次地打電話騷擾他:“回來啦!一起做,很開心的!”

  劉鎮偉表面上說很捨不得妻子和女兒,但他的心裏又何嘗不想回來呢?後來終於得到了妻子的那句神秘的首肯,他高興得不得了,可是關子還是得賣一下:“要我回來也可以,除非你答應我絕對不在片場罵人。”

  “那麼周星馳這次到底有沒在片場罵人?”三八的我們好奇地問。

  “有一次,他很生氣一個演員。當他想罵的時候,我站在旁邊。他看到我,結果他用很溫柔的語氣對那個人說:如果殺人在法律上不用承擔任何的責任,我現在就殺了你。”

  神出鬼沒的葡萄

  如果熟悉劉鎮偉電影風格的話,會發現他是一個非常不按常理出牌的人。就好像某
些影片你明明看到導演的名字署的是別人,卻極度懷疑那個導演與劉鎮偉有著密切的關
系。當我們將這個疑問提出時,他嘿嘿一樂:“那是我當年跟觀眾做的一個有趣的遊戲
。我當時想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劉鎮偉,都能賣錢,那不就証明瞭編劇很重要?所以我就這樣做了,《91神雕俠侶》,我叫黎大煒(怪不得總有人懷疑黎大煒和劉鎮偉是同一個人),《92黑玫瑰對黑玫瑰》,我叫陳善之(其實只是劇組中的服裝美術指導的名字),《天長地久》中我叫劉宇鳴。但後來票房証明瞭這樣並改變不了香港的觀眾愛看名牌的習慣,我覺得這是很不公平的,但我也很無奈。”


nomed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